【2018中國演出市場年度報告】——主要市場類型概況分析

發布日期:2019年07月26日

 

一、音樂類演出

(一)音樂會

2018年,在專業劇場舉辦的音樂會演出場次2.42萬場,比上年上升8.52%;演出票房14.34億元,比上年上升7.50%。音樂會市場熱度不減。

1、音樂會觀演方式不斷創新

音樂會不僅以電影音樂、動漫音樂、游戲音樂等多樣化主題吸引觀眾,在觀演形式上也有所創新。

例如,西安交響樂團打造了國內首場“浸入式音樂會”,觀眾坐在樂手身邊與指揮和樂手們零距離接觸;廈門愛樂樂團也聯手廈門科技館共同舉辦“浸入式”的《歡騰大自然六一童話交響樂》;西安交響樂團的“睡覺音樂會”將劇場一樓的座椅全部撤掉,讓樂迷和觀眾“躺著”欣賞,以全新的姿態感悟古典交響樂的親和力。全新的觀演方式打破了傳統的觀演概念,帶給觀眾新的體驗。

2、音樂會“新年檔”“暑期檔”概念形成

經過多年的市場培育,音樂會市場逐漸形成“新年檔”“暑期檔”。2018年“新年音樂會”眾多,如人民大會堂的維也納之聲北京新年音樂會、上海大劇院的奧地利施特勞斯家族愛樂樂團2018新年音樂會、深圳音樂廳的2018倫敦愛樂樂團新年音樂會、西安音樂廳的意大利愛樂樂團2018新年音樂會等。據不完全統計,2018年元旦和春節檔期,全國各地劇場推出的“新年音樂會”超過3000場,觀看新年音樂會成為許多人心儀的過節方式。

此外,許多知名演出機構都在暑期推出了“合家歡”藝術活動,成為孩子們走進藝術殿堂的啟蒙。如7月5日至8月31日,“八喜·打開藝術之門”2018暑期藝術節音樂會共舉辦76場演出;7月6日至8月26日的52天時間里,中國交響樂團2018“打開音樂之門”系列活動共有60場音樂會在北京音樂廳舉行;暑假期間,國家大劇院的“周末音樂會”面向青少年推出了“值得聆聽的中國交響樂系列”。眾多音樂廳在暑期迎來了高漲的人氣。

3、市場持續吸引國際名團訪華,“打假”問題仍需重視

2018年,除了圣彼得堡愛樂樂團、柏林愛樂樂團、紐約愛樂樂團、維也納約翰·施特勞斯樂團、英國皇家利物浦交響樂團等多次來華的世界名團造訪,北美近半世紀最大最知名樂團之一美國太平洋交響樂團、維也納莫扎特交響樂團等國際名團均實現了首次訪華巡演。

國際名團來華演出,提升了觀眾的審美層次,為普及高雅藝術起到積極作用,同時也對音樂會市場的持續升溫起到有效助推作用。

同時應引起注意的是,隨著市場需求的提高和外國樂團演出的增多,“假團”問題越發凸顯,部分樂團宣傳名不副實,存在二、三線樂團甚至業余樂團通過種種包裝,“打造”一流名團形象,乃至制造虛假信息的情況。“打假”成為音樂會市場需要解決的問題。

(二)演唱會、音樂節

2018年演唱會、音樂節演出場次0.26萬場,較2017年上升8.33%,票房收入39.85億元,較2017年上升5.87%。

1.演唱會

(1)現場娛樂市場用戶活躍,現場娛樂消費力強勁

2018年,演唱會市場持續升溫,不僅周杰倫、張學友、林俊杰、五月天、陳奕迅、張杰、汪峰等老牌知名藝人扎推,Nine Percent、樂華七子、坤音四子等新生代流量偶像也表現出強勁的吸金能力,還有楊宗緯、莫文蔚、張韶涵、James Blunt、John Legend、放浪新世代等一批港臺、日本、歐美藝人陸續登場。各類型藝人都獲得一定發展空間,其中巡演達10場以上的有張學友、五月天、林俊杰、王力宏等,并出現一票難求的局面,演唱會市場號召力依舊強勁。

演唱會消費人群繼續年輕化,95后占比達到65%以上,比上年增長10%。

(2)新技術引領演唱會市場轉型升級

在當前信息化技術快速發展的背景下,云計算、大數據、人臉識別等一系列新科技改變著演唱會市場,演出機構在拓展和加速自身在項目運營管理、智慧場館建設、創新營銷模式和票務系統等領域發展的同時,也全方位提升了用戶體驗,加速行業的轉型升級。

熱門演唱會門票的供不應求滋生了大量“黃牛組織”的出現,這也倒逼演唱會市場在管理科學化、技術智能化方面的提升。例如,大麥網的智能人臉識別閘機和無紙化入場方式,已在多場演唱會項目中得到應用,無紙化電子票入場既簡化了現場演出的流程,也對假票、黃牛等問題進行了防控;JJ 林俊杰《圣所2.0》世界巡回演唱會的搶票環節通過大數據手段實時監控搶票數據,準確判別“機刷”“人肉代刷”等“黃牛”行為。

(3)管理規范化之后的LiveHouse 市場回暖,不斷探索商業模式新可能

伴隨著管理的規范化和內容的高質化,前幾年屢遭經營滑鐵盧的小型演出場地LiveHouse在2018年逐漸回溫,甚至吸引海外藝人的加入,在場地、觀眾、樂隊三方的推動下呈現出新的景象。雖然數量大幅減少,但設備和規模都有所提高。LiveHouse也逐漸擺脫“地下”的標簽,受到年輕人的追捧。例如北京的糖果LIVE星光現場、疆進酒、五棵松MAOLivehouse、來福LiveHouse、樂空間、13CLUB、DDC、SCHOOLl等演出頻繁,甚至出現演出場次供不應求的局面。

此外,LiveHouse不再依賴于單純的票房,而在商業模式上有新的探索,比如設置Disco、古裝等當下流行的主題派對;將獨立藝術家的小型展覽與演出融合;讓酒水及其他經營內容以與演出主題契合的形式進駐LiveHouse等,用創意為年輕一代的觀演人群帶來新鮮體驗感。

2、音樂節

(1)環境?;の侍饈苤厥?/span>

2018年,環境問題被越來越多的音樂節主辦方所關注,眾多音樂節倡導低碳環保、零廢棄,積極傳播環保理念,試圖減輕大型活動對環境的影響。

比如2018年第三屆MTA天漠音樂節與國內環保組織自然之友、日本環?;筰Pledge合作,通過組織“零廢棄志愿者團隊”、將垃圾分類的理念印到海報上、現場引導公眾垃圾分類投放等舉措,向現場廢棄物問題發起挑戰,共同打造“零廢棄音樂節”。2018北京草莓音樂節也在多層面體現了環保理念,來自柏林的知名街頭藝術團隊Bosso Fataka收集丟棄的垃圾,于現場創作了手握樹枝的藝術裝置;Young ?Blood藝術引入結合沉浸式體驗裝置與pop-up工坊于一體的巨型裝置ART ?TRASH,營造充滿古怪與童趣、喧鬧與荒誕的垃圾世界,并引導樂迷用垃圾進行藝術創作。

(2)“音樂節+旅游”模式打造文旅爆款

伴隨消費升級,現場娛樂市場用戶依舊活躍,加上音樂節版塊設置的升級、演出陣容的高質和當地文化的融入,吸引大量音樂愛好者跨省市區參與。2018年,在“音樂節+旅游”模式的推動下打造多項文旅爆款,不僅直接豐富了當地文化產品供給,還間接帶動了吃、住、行、游、購等其他多方面,極大促進當地經濟的發展,為音樂節所在地增加了旅游人數。

例如首次登陸三亞的ISY三亞國際音樂節在3天時間內拉動消費近5億元,僅海棠灣主會場兩天的演出就吸引超過6萬名觀眾,參與音樂節的總人數約20萬人次;極具草原風情、富含藏羌彝民族文化特色的2018紅原大草原夏季雅克音樂季,將現代音樂與藏羌彝民族民俗文化、非遺文化、草原游牧文化、旅游資源等融為一體,引來10萬余人大狂歡;張北草原音樂節,也已成為當地文旅品牌活動。

 

二、舞蹈類演出

2018年舞蹈類演出場次0.64萬場,較2017年上升3.23%,票房收入9.25億元,較2017年上升1.31%。

(一)舞蹈團體海外演出影響力明顯提升

中國舞蹈一直在國際演出市場上保持著高水準評價和良好表現,一方面是舞蹈類演出相比于其他演出類別具有先天的國際交流優勢,另一方面也說明了中國一流舞蹈團體的創排水準和表現力已與國際水平看齊。例如,被譽為“東方天鵝湖”的中國舞劇《朱鹮》2018年赴美多地演出,亮相世界頂級藝術殿堂——林肯藝術中心,連演多場備受好評,上海歌舞團的舞者們通過柔美的舞姿帶領觀眾們領略獨特的東方韻味。

以中央芭蕾舞團、上海芭蕾舞團等為代表的中國芭蕾在國際市場的影響力持續增長,2018年《大紅燈籠高高掛》《過年》等芭蕾舞劇的海外商演獲得市場青睞;以陶身體、北京當代芭蕾舞團等為代表的民營現當代舞團,2018年受邀參加了多個國際知名舞蹈藝術節,并成功進行歐美地區巡演,成為中國現當代藝術國際化發展的排頭兵。

(二)小眾舞種走入大眾視線,收獲細分粉絲群體

盡管中國的街舞熱潮早在21世紀初就開始扎根,但直到近期才引發廣泛關注?!墩?!就是街舞》《熱血街舞團》等以街舞為主題的綜藝節目在2018年獲得良好收視,將這一小眾的舞蹈種類從地下比拼帶入大眾視野,而參賽的街舞舞者也因此成為關注焦點,收獲粉絲并獲得更多公開表演機會。

街舞、爵士舞等小眾舞種近年來的升溫,增加了市場的多樣性,也為舞蹈市場培育了新的觀眾群體。

(三)持續推出舞蹈演出季,滲透漸進培養市場

相比于舞蹈類演出進行國際演出時的低文化差異門檻,對于國內的普通觀眾,由于沒有文字可以引導,理解純粹由肢體表達的舞蹈內涵,往往就需要較高的藝術素養,接受度低成為國內舞蹈市場發展的壁壘。與音樂、戲劇市場相比較,舞蹈演出市場近年來上升幅度不明顯。

為了培育舞蹈觀眾市場,國內各地的專業舞蹈院團和劇場近些年持續組織開展主題演出季,以高水平演出、綜合性配套活動形成影響力,來培養穩定的觀眾群體。例如已成功舉辦三屆的中國國際芭蕾演出季,匯聚了世界一流的芭蕾院團和頂尖的芭蕾藝術家,讓觀眾得以在演出季期間欣賞到芭蕾表演的最高水準,通過三年的市場培養,演出上座率平均已達到90%以上。

 

三、戲劇類演出

(一)話劇演出

2018年話劇類演出場次1.75萬場,較2017年上升9.38%,票房收入26.20億元,較2017年上升3.11%。

1、話劇市場發展仍呈現“點狀激增”勢態,觀眾消費傾向于“品牌優先”

當前我國每年的戲劇創作不少,但能叫得響、演得久的卻并不多,說明優質文化產品供給不充分,在區域、結構上都有不平衡狀態。調查顯示,北京50%以上的小劇場無固定劇目上演,但與此同時也有不少品牌項目一票難求、常演不衰。例如2018北京人藝話劇《茶館》《窩頭會館》,均只開票半天就一售而空,不少人前一天深夜就開始排隊買票,最長達19個小時;孟京輝工作室的小劇場戲劇《兩只狗的生活意見》已上演超過10年,至今仍然每場演出出票率達90%以上;小柯劇場推出的原創系列音樂劇全年上演超過200場,每場售票率達80%以上;賴聲川的《如夢之夢》每年定時上演,均一票難求。

話劇市場上無論是題材還是表演形式都越來越豐富,文化消費者擁有了更多的選擇。從“排隊19個小時買戲票”的現象可以看出,這種“點狀激增”顯示了觀眾在消費選擇時,仍傾向于已經打響的品牌項目。在持續觀眾培育的同時,創作主體還應“以人民為中心”,完善創作機制,激發創作活力,創作出更多思想精深、藝術精湛、制作精良的作品,以打響品牌。

十九大明確指出,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要推動經濟發展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在文化領域也要實現這三大變革,步入從數量到質量提升的新時代,完成數量向質量、總量向結構的新轉變。

2、“浸入式”話劇受追捧,小劇場進駐商圈將成為常態

2017年底,國內首部大型沉浸式話劇《無人入眠》正式公演,將近幾年國際風靡的“浸入式”話劇之風帶入了中國。“浸入式”戲劇為文化消費者提供了在一般觀演體驗中感受不到的參與感,讓其在互動中獲得娛樂體驗。這種創新性的模式迅速在中國文化消費市場中博得了關注,消費者的購買意愿日漸增長。

為了滿足文化消費者對“參與性”娛樂日益增長的購買需求,越來越多的商圈中出現了“浸入式”小劇場的“標配”。如綠地集團在其西安綠地繽紛匯購物中心項目中修建的沉浸式劇場于2018年6月投入使用;開心麻花與多個地產項目簽約合作小劇場運營;廊坊正在建的絲綢之路文化地產項目中將打造10個劇場上演沉浸式戲劇《只有紅樓夢》。

(二)音樂劇演出

1. 場次與票房收入雙升,市場規模仍待提高

隨著國內演出市場多元化發展,音樂劇也逐漸成為新的市場熱點。自2017年以來中國音樂劇市場呈現出一派繁榮的景象,2018年音樂劇演出場次0.30萬場,票房收入3.43億元,無論是作品的數量、演出場次還是票房收入都呈現出良好的上升勢頭。

2018年國外原版引進作品、國外原版音樂劇改編、原創音樂劇的數量都較往年有所增加,觀眾人次、巡演場次、社會影響力等也都有顯著提升,尤其是《搖滾莫扎特》《貓》《長靴皇后》《芝加哥》《羅密歐與朱麗葉》《陰陽師》《白夜行》《我,堂吉訶德》《拉赫瑪尼諾夫》等一批既有口碑又有票房號召力的作品不斷推出,為整個市場的持續升溫起到明顯的助燃作用。

但是與整體的演出市場數據相比,音樂劇收入只占市場總收入的5%左右,相較之下可以看出,音樂劇市場仍處于初期發展階段,成為市場主力尚有待時日。一方面由于音樂劇特殊的藝術表現形式、原版音樂劇的語言障礙等因素使得不少觀眾仍有距離感;另一方面,音樂劇的演出主要還集中在京北上廣等一線城市,杭州、蘇州、南京等地仍在市場培育期,其他二三線城市也遠未形成良好的觀劇環境。

2.音樂劇市場原創力不足

2018年底一檔定位推廣美聲、音樂劇的綜藝節目《聲入人心》在湖南衛視播出,這部綜藝迅速成為觀眾與行業關注的熱點,不僅節目中的音樂劇演員頻登熱搜榜,也有效地將音樂劇這一藝術形式推廣給廣大電視觀眾?!渡肴誦摹肺衾志縭諧〈戳斯刈⒂敕⒄夠?,但是這種“爆款”式走紅卻不能遮掩音樂劇市場原創力不足、創作制作人才匱乏的現實。

2018年原版引進音樂劇占據市場大半江山,越來越多的百老匯、法語、德奧小語種音樂劇被引入國內,另一方面中文改編音樂劇的數量也占比近三分之一,《獅子王》《長腿叔叔》《深夜食堂》《我的遺愿清單》等作品的上演不斷擠壓原創音樂劇的發展空間。引進劇目與中文改編劇目的發展雖然對觀眾培育與專業人才的培養具有一定積極因素,但是缺乏原創力的市場很難保持長久競爭力。音樂劇專業教育水平相對緩慢,具有原創能力的創作、制作人才匱乏,劇團與運營機構良莠不齊等問題十分突出。

雖然行業發展依舊有很長的攻堅期,但是也要看到《白夜行》《隱婚男女》等原創音樂劇作品獲得了眾多觀眾的好評,一批優秀音樂劇演員的“出圈”與更多圈外藝人加盟音樂劇都表明音樂劇市場具有廣闊的發展空間。

(三)戲曲演出

2018年戲曲類演出場次1.57萬場,較2017年下降3.09%,票房收入8.06億元,較2017年下降10.54%。

1、戲曲演出市場出現下滑,需創新營銷、大力推廣

近年來政府出臺了一系列發展傳統戲曲的利好政策,各級政府持續投入資金支持:從劇目建設到人才培養,從大劇種到地方戲。特別是國家藝術基金和地方政府文藝發展基金項目,涵蓋了從演員培養、流派傳承、劇本創作、舞臺演出到理論研究、戲曲評論以及音舞美服化道等各環節的人才培訓。

但是,戲曲市場在2018年仍出現明顯的下降趨勢。根據調研情況分析,主要原因是戲曲院團過于依賴政府扶持資金,商業演出市場拓展力度不足,營銷模式傳統,難以獲得新的受眾群體。

2018年,眾多網絡直播平臺也秉著傳承傳統文化精粹的理念開展了“直播+戲曲”的活動,旨在向年輕人推廣戲曲文化。余派京劇演員王珮瑜在喜馬拉雅FM上線了付費節目《京劇其實很好玩》,售價99元,每期節目通過12-18分鐘的講解,向消費者傳播京劇中既有趣又有知識點的內容,播放量達到163.8萬次,口碑評分也高達4.9分。借助互聯網的傳播和內容付費模式,可以拓寬傳統戲曲的營收渠道,同時讓更多年輕人接觸、了解和喜歡戲曲,引導觀眾進入劇場現場欣賞。但是,這些創新的推廣和增值模式目前還未廣泛地被戲曲團體采用。

2、小劇場戲曲成時尚,形成傳承戲曲文化的新模式

近年來,小劇場戲曲在北京、上海等一線城市發展迅速,許多年輕人以去小劇場看戲為時尚。小劇場戲曲以其深厚的傳統文化底蘊,新穎的呈現形式,先鋒的理念探索而受到關注。利用互動性、實驗性和先鋒性等小劇場的特性,以創新的手段吸引更多觀眾關注傳統戲曲,是把戲曲帶入更寬廣視野的新探索。

市場調研數據顯示,小劇場戲曲最主流的觀眾群體為30歲左右的青年人。從劇本創作到舞臺形式,小劇場戲曲都更具現代都市氣息,讓年輕觀眾感受到戲曲也可以活潑輕松精致。隨著傳統戲曲影響力日漸衰微,小劇場戲曲可以吸引青年觀眾到劇場里來,為戲曲藝術在當代的傳承和發展找到一條出路。

小劇場戲曲的創新是一項極具挑戰性的工作,在創新改編時既不放棄傳統戲曲內涵中傳統的生活方式、人生經驗、倫理道德等核心,又能融入當代審美,在傳承與創新中找出一條能契合戲曲的路子,是一個艱難的探索過程。

(四)兒童劇演出

2018年兒童劇演出場次2.46萬場,較2017年上升14.95%,票房收入10.81億元,較2017年上升7.35%。

1、兒童劇入商圈,“微劇場”成為新的發展方向

“微劇場”屬于實驗性的超小型劇場,無固定坐席,一場演出僅容納100人以內,相比大劇場有距離感的環境,微劇場顯得更加容易親近。2018年,各大商場中涌現了大量專業“微劇場”,針對兒童親子人群上演互動式的兒童劇目。

“微劇場”在商業中心的大量出現源于文化消費市場中消費者對于親子類兒童劇需求的增多,且反映了消費者對于文化產品購買方式有著更加便捷、多樣的要求。同時,這些親子劇場不單只是進行兒童劇的演出,還會增加戲劇教育、藝術巡演等,在小朋友觀劇后還可以參與戲劇培訓、演出等,通過一種資源的多種利用延伸產業鏈,增強消費者粘性??梢栽ぜ?,商圈“微劇場”中的兒童劇將成為產業發展的新方向。

2、國外優秀兒童劇大量引進,促進國內創作良性發展

2018年從國外引進到國內市場的兒童劇劇目數量持續增多,引進原版劇目和引進版權的劇目全年超過100部,演出場次比上年增長300%,僅浙江大船文化一家引進的海外兒童劇《我是演奏家》《汪汪隊》等劇目,2018年演出場次就突破了600場,觀眾人數超過30萬。

引進劇目具有題材更加多樣,互動形式更加創新,道具、布景和演員表演質量上佳等優勢。創新的互動形式不僅更加吸引孩子的目光,在教育家長、培育市場方面也有顯著的效果。同時,引進劇目的增多對國內原創兒童劇團隊也產生了積極影響。國外劇目獨特的表達、交流形式啟發了不少原創團隊,例如鯨魚創藝在近年來制作了現代偶劇《小兵張嘎》《大?!返茸髕?,《小兵張嘎》還先后前往俄羅斯、英國等國進行巡演。

 

四、曲藝雜技類演出

2018年曲雜類演出場次1.05萬場,較2017年上升14.13%,票房收入10.95億元,較2017年上升13.12%。

(一)青年曲藝人才培養漸成體系

2018年曲藝和雜技市場高速增長的主要貢獻者是相聲演出類型,增長原因是一批青年相聲演員得到市場認可。

曲藝一直以師傅帶徒弟的模式進行傳承,但因為數量少難形成規?;?,也容易形成人才斷層,拔尖一兩個、基層皆無名。德云社作為曲藝行業的創新先鋒,在人才梯隊建設方面也初見成效,值得借鑒。德云社的新人一般由總教學傳授基本功,表現突出就可進入青年隊錘煉,而在青年隊受到觀眾認可就被編入正式表演隊。在這種層層提拔的進程中,各類擁有特色和專長的年輕演員得以脫穎而出。同時,德云社不僅重視頭部演員的培養,第二梯隊、第三梯隊也被持續給予關注,幫助演員不斷成長,讓團隊的新生力量源源不斷。2018年,德云社演出場次比上年增長了50%以上,新生代演員已逐漸成為主力。

(二)雜技演出仍是海外巡演主力,創新能力不足成為短板

相比于傳統的中國雜技,海外團隊演出如國際大馬戲、創新雜技等在國內市場更受歡迎,國內雜技團體的演出則多見于旅游演出市場,發展空間擠壓嚴重。由于擁有國際一流的雜技技巧節目,中國雜技在海外一直廣受歡迎,國內雜技團體目前的主要市場是面向海外。2018年中國演藝產品海外商演中近40%是雜技類項目,可見雜技演出仍是中國文化“賣出去”的主力軍。

但是,中國雜技演出在海外市場的收入未見增長,甚至一度出現下滑趨勢,主要原因是中國雜技重技巧、輕內容的表達缺少故事性和趣味性,單純的高難度技巧展示已經難以滿足觀眾觀演需求。2018年,國內雜技團體嘗試通過國際合作實現創新升級,例如中國雜技團推出國際合作劇目《TOUCH-奇遇之旅》,被稱為“中國第一部新雜藝實驗劇”。

 

五、旅游演出

2018年旅游演出場次為6.31萬場,較2017年上升9.93%,票房收入37.47億元,較2017年上升9.21%。旅游演藝在經歷相關政策扶持、內容創新升級、經營狀態調整和服務水平提高之后,煥發出新的生機。隨著大眾旅游的興盛和政府對全域旅游的大力推進,旅游演出市場呈現出消費大眾化、需求品質化、競爭國際化的趨勢。

(一)演出形式逐漸豐富多樣,沉浸式、體驗式演出受到推崇

全國旅游演藝的形式已從早期的品類單一逐漸走向豐富多樣,尤其是沉浸式、體驗式演出受到游客青睞,觀眾從被動觀看到主動參與互動,甚至可以通過“視、聽、嗅、味、觸”來欣賞的演藝活動,觀演方式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如宋城演藝主題公園中的沉浸式體驗項目、知名旅游演藝品牌“又見”系列和即將推出的“只有”系列更是主打沉浸牌。

隨著觀眾欣賞水平的提高和消費觀念的轉變,純粹依靠大投資大場面的旅游演藝1.0版本已經式微,以內容創新和體驗為核心的旅游演藝2.0開始形成強大生命力。尤其是具有科技感、沉浸式、場景化等元素的景區旅游演藝項目,憑借其沉浸式互動體驗、全產業鏈輪次收入等優勢受到景區的重視與青睞,逐漸成為彰顯景區文化屬性的重要手段。

(二)演藝+科技融合提升旅游演出感官體驗

舞臺智能燈光技術、全息多媒體技術、智能機械技術等目前舞美舞臺最新的科技均在各個大型旅游演藝中成功運用,不僅提升了演出本身的感官體驗,對舞臺科技的研發、應用也起到了推動作用,成為旅游演出市場新的增長點。例如,“佩珀爾幻象全息投影技術”的全球第一次戶外運用就出現在實景演出《最憶是杭州》當中;杭州宋城景區打造的《古樹魅影》用先進的聲、光、電等科技手段營造出360度全景劇幕,讓觀眾身臨其境地感受地動山搖、狂風呼嘯、大雪飄零、萬箭齊發、烈焰沖天的場景。

(三)國際化合作加深

隨著一帶一路戰略的提出,中國與沿線國家文化交流日益密切。在這樣的背景下,旅游演藝行業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演藝團隊合作加深,共同創作旅游演藝劇目。例如山水盛典文化產業股份有限公司與越南GAMI集團聯袂打造的大型實景演出《越南往事》在“一帶一路”的重要站點越南會安成功首演,實現中國的文化產品模式與越南本土文化內核相結合。

然而,目前“走出去”的劇目仍以服務出國旅游的中國游客為主,面臨著開展跨文化深度融合、本土化運營和當地觀眾的認可度等問題,一些演出還因為沒能充分尊重他國文化傳統、遵守相關法律法規而被迫暫停。旅游演藝走出去要不斷思考如何創新劇目內容,探索出區域合作發展的新模式。

 

六、互聯網演藝

2018年,網絡表演(直播)用戶規模達到4.35億,互聯網用戶使用率達53%,市場營收超400億元,相比2017年的304.5億元同比增長31%,行業發展已逐步趨于穩定,頭部平臺的資本化進程日漸加快。當前,網絡表演(直播)已經成為網絡文化內容供應、技術創新、商業模式創新的代表,成為網絡文化市場的重要組成部分。

(一)網絡表演(直播)行業延伸擴展造就新業態

直播行業在經歷千播大戰、撒錢紅利等行業新生期的瘋狂競爭后,現在已漸入頭部化顯著的穩定階段,各平臺也從屢踩紅線的野蠻生長逐漸走入嚴把審核、內容為上的價值直播新時代。直播因為自身所具有的全民參與受眾廣、題材豐富內容多、互動參與傳播廣、流量可見變現強等特色屬性,讓直播成為各行各業的品牌宣傳窗口和內容傳播通道,覆蓋吃住行游購娛各領域,直播可以參與傳統行業的改造和升級。

2018年,“直播+”成為熱門詞,合作案例在行業內百花齊放,直播與演出、非遺、教育、旅游、電商、扶貧等諸多板塊進行深入融合。直播走進后臺,讓一臺演出舞臺背后的故事被了解,讓小眾演出收獲大眾關注;當《錦繡中華》非遺服飾秀被現場嘉賓欣賞時,直播也將精美華服同步呈現給網絡中的幾千萬觀眾;京城名師在直播間里給千里外的鄉村兒童授課,直播讓遠程教育因實時互動而更具真實感。2018,主播在唱歌、跳舞愉悅觀眾的同時,賦予了直播更多的價值,也展示了直播發展的更多可能。

(二)演藝行業互聯網經紀公司發展突飛猛進

直播行業除平臺外的另一主角是主播經紀機構,俗稱“公會”。主播經紀機構的發展不可小覷,數量多、實力強、業務廣的公會日益增多。

以娛加娛樂為例,作為公會行業的老牌領軍企業,擁有線上藝人近3萬名、旗下全約藝人超300名,公司不僅涉足直播相關各個領域,還在2018年舉行了丹東彩虹音樂節,由旗下藝人進行演出,打造自有音樂節品牌,讓主播從線上走入線下。同時,為契合直播受眾的特點,將音樂節下沉到三四線城市,彌補了傳統音樂節品牌的市場缺失。從基礎的網絡主播經紀發展至圍繞個人IP營銷的全方面業務,進一步打造業務矩陣。

琴島則是湖南長沙的民營演藝老品牌,主要盈利模式是休閑娛樂演出的駐場運營。隨著文化消費方式的增多,尤其在互聯網的沖擊下,年青一代對于傳統歌廳模式和節目興趣不高,演出上座率大幅下滑。琴島作為傳統民營演藝機構開始轉型拓展直播業務,帶給企業發展的新突破口,開啟了線上線下兩端發力的互聯網+演藝新模式,憑借旗下數量豐富的演員群體和類型多樣的表演內容在直播行業站穩腳跟、收獲一席之地。

(三)互聯網企業跨界演出,線上線下尋求突破

近年來一些掌握用戶數據和大量IP的互聯網平臺開始布局線下演藝。視頻平臺愛奇藝2018年開始涉足互聯網+演藝,據愛奇藝提供數據顯示,有近50%的90后和00后每周都會參與線下娛樂體驗,將有大數據支撐的線上熱門IP投入線下演出開發,可以讓劇目的創作和發行成為有把握之戰,保障票房收益。此外,愛奇藝還計劃推出涉及影視、演出等多版塊的大數據分析服務,戲劇版塊垂直互動社區,以及聯合百度糯米推出演出票務APP。

騰訊音樂娛樂集團的三大平臺QQ音樂、酷狗音樂、酷我音樂聯合騰訊視頻對2018年8月TFBOYS北京工人體育場舉行出道五周年演唱會進行了同步直播,1,25億的在線觀看量又一次刷新了演出直播的觀看紀錄。QQ音樂開設的音樂演出直播頻道,除和演出主辦機構進行版權合作開設直播以外,每年還自行主辦數十場線下歌手見面會、演唱會,并進行線上同步播出?;チ教ㄋ莆盞氖縈攀坪陀沒坑攀?,是傳統演出機構難以獲得的獨特優勢。

 

 

協會新聞
行業新聞